一成不变的城市生活,如何通过独处重启自我?

 更新时间:2019-11-13 11:11:23

作者斯蒂芬妮·罗森布鲁姆

何安安

“御宅族文化”和“单一经济”正在包围着我们的生活。一项统计显示,中国的成年人口超过2亿,这显然令人惊讶,因为我们有如此多的单身家庭。另一方面,如何独处已经成为困扰越来越多的人的问题——当然,不仅单身的人需要独处,这也是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。正如米哈里·奇克森米哈里·赖在《心流》中所说,“普通成年人醒着的三分之一时间是独自度过的。”

我们怎样才能学会与自己相处?从达尔文到米开朗基罗,从奥黛丽·赫本到梭罗,这些文学、艺术、科学等领域的知名人士都有享受孤独的独特经历。在他们看来,孤独不仅是给自己“充电”的一种方式,也是享受幸福的一种方式。

斯蒂芬妮·罗森布鲁姆是《纽约时报》的资深专栏作家。在为《纽约时报》写作的十年中,她写了大量关于个人旅行、设计以及技术如何增强旅行体验的专题和论文。罗森布鲁姆(Rosenbloom)了解到,从北美到亚洲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独居,在所有类型的家庭中,单身家庭都在快速增长。然而,大多数人仍然不愿意“单独行动”这种矛盾激励她写这本书,并开始思考孤独和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。她希望用这本书来消除孤独的耻辱,并为那些独居或渴望享受孤独的人提供更多的思考空间和方法建议。

托尼·塞尼科拉拍摄的斯蒂芬妮·罗森布鲁姆。

朱莉娅·茱莉亚·蔡尔德生活在20世纪50年代的巴黎,当时朱莉娅·蔡尔德一家被称为“厨房仙女的教母”

(朱莉娅·蔡尔德)

他的丈夫保罗写信给他的妻子:“你什么时候能停下来?我什么时候可以画画或呼吸一会儿?你什么时候能写下你的家庭,或者懒洋洋地躺在苔藓上听莫扎特的音乐,看波光粼粼的大海?”

罗森布鲁姆发现,从北美到韩国,独居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。据预测,从现在到2030年,单身家庭将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家庭类型。越来越多的人独自吃饭,越来越多的人独自旅行,这种增长是显著的。假日短租公司和高端旅游运营商等旅游相关公司的报告都显示,单人旅游业务呈现两位数增长。爱和欢迎

(airbnb)

站台上的单身乘客数量比以前多得多。《无畏的旅行》

(无畏的旅行)

根据该报告,目前一半的客户和大约75,000人选择每年独自旅行,因此该公司推出了第一次单人旅行。这种惊人的增长不仅是由未婚人士造成的:单身旅行者中“已婚并有子女”的人数也在增加。与此同时,根据全球最大的旅游营销机构mmgy global的一项调查,近10%的美国游客及其伴侣和孩子将选择独自度假。换句话说,独自旅行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退休人员的专有权利。

孤独不同于孤独。事实上,正如《时代》杂志在对这本书的评价中写道,“孤独总是不好的,但孤独总是好的。”“两者或多或少是相交的,如何保持平衡是微妙的,罗森布鲁姆在她发人深省的新书《微妙的孤独》中捕捉到了这一点。“在《精致的孤独》一书中,罗森布鲁姆以全新的方式表达了孤独的价值,希望能为我们与与幸福密切相关的食物、美丽、勇气、失落、沉默、知识和家建立联系提供一个很好的参考。

《微妙的孤独》(美国),作者斯蒂芬妮·罗森布鲁姆(Stephanie Rosenbloom),未读,作者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,2019年6月。

以下内容摘自《精致孤独》序言,经出版社授权出版。

大多数人避免孤独,因为孤独总是与孤独或抑郁联系在一起。

我独自一人,提着一个手提箱,预订了一家旅馆。我正要开始疯狂的生活。

你如何度过这段时间?脸谱网

(facebook)

?发送信息?推特

(twitter)

?网上购物?“待办事项”不胜枚举。

但是时间有限。

独处时间是一种邀请,也是一个机会,让你去做你渴望已久的事情。你可以看书、打字、画画、冥想、练习一门语言或者出去玩。

独自一人,你可以慢慢地从路边放着旧书的盒子里一个接一个地选择。你不必担心浪费同伴的时间,否则他们会认为你的“美好时光”实际上很无聊。你不需要有礼貌地与人交谈。你可以去公园。你可以去巴黎。

旧书摊

你不是一个例子。今天,从北美到韩国,独居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。据预测,从现在到2030年,单身家庭将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家庭类型。越来越多的人独自吃饭,越来越多的人独自旅行,这种增长是显著的。假日短租公司和高端旅游运营商等旅游相关公司的报告都显示,单人旅游业务呈现两位数增长。

这种惊人的增长不仅是由未婚人士造成的:单身旅行者中“已婚并有子女”的人数也在增加。根据全球最大的旅游营销机构mmgy global的一项调查,近10%的美国游客及其伴侣和孩子会选择独自度假。换句话说,独自旅行并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退休人员的专有权利,不管他们的年龄和生活条件如何。

(有伴侣、为人父母、想恋爱或暂时不想恋爱的单身人士)

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

然而,没有多少人想过隐居生活。最近,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共享工作和生活空间证明了这一点。然而,还是很想有一段属于我自己的时间,无论是在欧洲度假五天还是在后院逗留五分钟。

在皮尤研究中心

(皮尤研究中心)

大约85%的受访成年人

(包括男性和女性)

每个人都说,对他们来说,不时有一段完全独处的时间是非常重要的。欧洲监测国际公司,一家市场研究公司

(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)

根据这项研究,人们不仅需要更多的时间与家人相处,还需要独处。然而,我们大多数人,即使这样

非常重视孤独的人往往不愿意独自做某些事情。他们害怕错过有趣、充实的经历和新的关系,因为他们是孤独的,这甚至可能改变他们的人生道路。

发表在《消费者研究杂志》上的一系列研究表明,如果没有男性或女性的公司,他们倾向于避免出现在公共场所,如电影院或餐馆。与一场伟大的电影或艺术展览可能带来的快乐和灵感相比,人们更关心独自行走是否无聊,当然还有其他人奇怪的眼睛。

事实上,大多数人避免孤独,因为孤独总是与孤独或抑郁等问题联系在一起。弗洛伊德曾经说过:“处于黑暗或孤独是儿童首先感到恐惧的两种情况。”在一个还没有出现许多词语的社会里,孤独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。正如米哈里·奇克森米哈里·赖在他的《幸福科学的心流》一书中所写的,“只有女巫和萨满觉得孤独是令人愉快的。”

因此,2014年《科学》杂志上的一系列研究发现,许多实验参与者宁愿接受电击,也不愿花15分钟独自思考,这也许并不奇怪。自从亚里士多德以来,科学家和哲学家一直认为人类是群居动物,并给出了很好的理由。积极的社会关系对我们的生存以及人类共同创造的知识、进步和幸福至关重要。作为历史上最长的成人生活研究之一,“哈佛成人发展研究”在过去80年中追踪了数百人的生活。研究结果一再表明,与朋友、同事和邻居保持良好的关系有利于健康幸福的生活。

另一方面,自我封闭的人面临更高的患病或认知下降风险。哈佛大学研究负责人罗伯特·沃尔丁格毫不犹豫地说:“孤独是一个杀手。”基督教隐藏的僧侣也偶尔参加一些集体工作和崇拜活动,当他们单独练习的时候。梭罗在树林深处的房子里放了三把椅子,“一把用来独自坐着,两把用来交朋友,三把用来社交。”就连“独行侠”也有唐在身旁。可以看出,关于孤独及其危害的讨论由来已久,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

当我们不受他人影响时,我们可以探索和发现自己。

几个世纪以来,人们一直试图退回到孤独的状态,以便培养灵性、自省、激发创造力、让自己恢复活力,并在生活中找到意义。佛教徒和基督徒进入寺庙。美洲原住民攀登高山,进入深谷。奥黛丽·赫本选择回到她的公寓。“我不得不花很多时间独处,”她在1953年告诉《生活》杂志记者。“如果周六晚上到周一早上我能一个人呆在公寓里,我会很高兴的。这就是我给自己充电的方式。”

奥戴丽·赫本

有些人会采取更极端的方法。冒险者们独自航行,乘飞机飞行,驶过千山的水域,如约书亚·斯隆船长和安妮·法国·道斯维尔,她是第一批独自骑摩托车环游世界的女性之一。"从现在开始,我的生活将属于我,以我自己的方式度过。"她说,1973年独自骑行12500英里后。

几十年来,学者们一直坚持孤独的好处值得探索。从20世纪50年代的儿科医生和精神分析学家唐纳德·威尼科特(Donald Winicott),到80年代的英国心理学家安东尼·斯托尔(Anthony Stoll),再到现在主宰许多科学研究项目的心理学家,他们的研究表明短暂的孤独有益于身心健康。

在不受他人影响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可以探索和发现自己。法律学者兼隐私专家艾伦·威廷(Alan Vestin)私下解释说,我们可以深入独立地思考。我们将有空间解决问题,进行实验和想象。我们会高度集中,像火焰一样噼啪作响,像沙滩上的沙子一样仔细搜寻,像捡贝壳一样获得灵感,检查后把它放进口袋,或者扔掉再捡一个。

从柴可夫斯基到巴拉克·奥巴马,从德拉克洛瓦和马塞尔·马索到克里斯蒂·海德和爱丽丝·沃克,许多思想家、艺术家和创新者都表达了他们对孤独的需求。这是罗丹和艾米舒默的相似之处,也是米开朗基罗和格雷斯琼斯的共同要求。一些哲学家和科学家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度过的,比如笛卡尔和尼采,以及诺贝尔奖得主遗传学家芭芭拉·麦克林托克,她坚持到84岁才使用手机。莎士比亚、狄金森、沃顿、雨果、赫胥黎等无数作家都探索过孤独这个主题。交响乐、歌曲、诗歌、戏剧、绘画和摄影都是单独创作的。

对于有创造力的人来说,“他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时刻是他获得新见解和发现新事物的时刻。如果不是经常发生的话,也大多发生在他们独处的时候。”斯托尔在他开创性的著作《孤独:回归自我》中写道。虽然其他人可能是我们快乐的源泉,但有时他们会分散人们的注意力,并可能阻碍创造过程。“因为写作令人尴尬,”作家艾萨克·阿西莫夫曾经说过,“你的每一个好主意背后都有数百个愚蠢的想法。自然,你不会想展示给他们看。”莫奈在巴黎展览开幕前抓破了所有的画作,声称这幅油画不应该代代相传。罗伯特·劳申伯格也把他的一些早期作品扔进了阿诺河。

然而,正如孤独对于创造一样

(可能会有进一步的破坏)

这很重要。这对心理健康的恢复也很重要。最近的一些研究结果表明,仅仅15分钟没有电子设备和社交互动就能缓解我们的情绪。

(正面或负面)

,减少愤怒和焦虑,让我们变得更随和。阮崔伟博士在《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公报》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,我们可以用孤独来管理自己的情绪状态:“兴奋后冷静,愤怒后冷静,或者在任何时候都感到平静与安宁。”

当我们独处时,我们将进入“省电模式”。社会学家欧文·戈夫曼将这种状态描述为“背景”。在这种状态下,我们可以摘下在公共场合戴的面具,做自己,自我反省,自我评估,认真考虑我们的行为,并进行Vestin所说的“道德检查”。

孤独也会让我们在与他人相处时更加诚实和富有同情心。明尼苏达州诺思菲尔德圣奥拉夫学院的宗教教授约翰·巴伯(John barber)在文章中指出,虽然孤独与自我有关,但不一定是自恋。他说《圣经》中先知们寻求的孤独有助于塑造他们的思想,也可能使他们更敏锐地感受到弱者和局外人的痛苦。他写道,“理想的孤独不是逃离这个世界,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其中。”

不幸的是,孤独和社交被视为非此即彼的命题。

不幸的是,我们正处于一个对细微差别漠不关心的时代。孤独和社交被视为非此即彼的命题:你要么独自坐在沙发上,要么组织一次晚宴。这种区别毫无益处。

(通常是错误的)

。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发现,那些已经达到人类需求最高水平的人--自我实现可能同时处于多个状态,即使这些状态是矛盾的。他们既可以是个人主义的也可以是社交的,既自私又无私。伯格在文章中写道,喜欢独处的人不一定讨厌社交活动,也不一定内向。他们可能会花大部分时间和别人在一起,享受生活,但他们比其他人更经常独处。因为他们明白独处有利于自我检查、创造和情绪平静。

在多年的传统观念中,如果你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度过的,那么你可能就不正常了。当然,正如心理学家所观察到的,许多人避免社交,因为他们有社交焦虑或抑郁。但是也有许多人认为独处本身是愉快的。马斯洛曾经说过,达到自我实现水平的成熟人特别喜欢隐私、超然和冥想的感觉。

查尔斯·达尔文曾经说过人类厌恶孤独,但他也非常珍惜独处的时光。订婚前几个月,达尔文在日记中列出了“结婚”和“不结婚”的原因。“不结婚”的原因包括“行动自由”。

(回避)

时光流逝。"

(回避)

晚上不能看书”。在下一页,他继续说,“我再也不能学习法语,去欧洲或美国,乘热气球或独自去威尔士旅行了。"

查尔斯·达尔文

然而,婚姻中承诺的伴侣和孩子仍然占优势。在他结婚的前一天,达尔文在给他未来的妻子艾玛的信中承认,在那之前,他仍然相信幸福的真正意义在于安静和长时间的独处。但他相信,有了艾玛,他可以找到超越“在沉默和孤独中积累知识”的幸福。在接下来的43年里,他应该已经找到了。

达尔文的家人住在伦敦郊外肯特郡的一栋房子里。他和他的孩子们花时间在菩提树下的草地上,听着家人在客厅读信,和艾玛玩双陆棋。尽管如此,他仍然留出了很多时间独处,并回到他不受干扰的书房,每天花将近六个小时。在屋外,孙女格温·拉瓦拉特称之为“两个巨大而孤独的草地”之间,他在一个小森林周围铺了一条四分之一英里长的“沙地小径”。几乎每天他都会沿着这条路走一次或多次,思考如何解决一个问题。正是在达尔文的研究和他称之为“思考的方式”的道路上,他做了很多实验,完成了《物种起源》一书,伴随着缠绕在一起的古树、大黄蜂和鸟巢。

当查尔斯·达尔文在一所英国房子的树荫下散步时,另一个查尔斯·波德莱尔正在写另一种在巴黎的孤独之旅。

波德莱尔描写了插画家兼记者康斯坦丁·吉,他最喜欢在城市的人行道上行走。与达尔文不同,他的“思维方式”是一条铺砌的公共道路,但也是灵感的来源。波德莱尔对聚义漫步的描述塑造了“游手好闲者”的原型,并导致了这一形象的幻觉:一个孤独的漫步者,受好奇心驱使,漫无目的地游荡,他除了此时此地无处可去。

150多年后,我踏上了追寻梦想的旅程。

(以上内容摘自斯蒂芬妮·罗森布鲁姆(Stephanie Rosenbloom)的书《精致的孤独》,该书是从原文删节和修改而来的。副标题由编辑添加,不属于原始文本。它已被出版社授权出版。标题图片是日本版的《小森林》(Little Forest),讲述了独自生活在日本东北部小森村的普通女孩志科的日常生活。)

作者斯蒂芬妮·罗森布鲁姆

何安安

编辑徐越东

校对,翟永军

买彩票 快3 极速赛车购买

相关阅读